网络营销
Network marketing

刘积仁自述:我是如何做互联网+的

发布时间:2015-07-18 00:10

刘积仁 自述 互联网+

我的抉择

东软纯粹是意外,原来我根本就没有想做企业,这是要生下来了,不得不养儿女,那么就走下来,当然后面就更加有了感情。

我是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的博士。年轻做了教授,(那时候)我觉得做企业真是一个很丢人的事儿,那是在学术界混不下去了才来做企业的。后来想明白了,你是为你自己的梦想而活着。

东软创业的时候,想要做产品,做产品可以卖拷贝嘛,但是我们遇到了第一个问题,我们做的产品就被别人拷贝了。那一次的投资就不算成功。

我们从做产品的梦,后来改成了说,我们在做系统集成。我们在走到大规模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软件的价值越来越高,而硬件越来越便宜,所以公司做了一个策略,我们要做一个软件的服务供应商。软件在国际市场所能创造的价值,比国内要高的多,所以我们就开始全球化的过程。那么再走下来,我们又看到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所以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东软的软件,越来越跟民生结合。

所以这样一步一步的走来,应该说差不多每隔五六年,我们就做了一件新鲜的事儿。在本质上还是我们怕死,如果没有手段来保护自己,我觉得那你做这个企业,那就注定你哪一天要收摊了。

东软最开始卖的软件,都是卖到了海外,获得了超额的利润,投向了中国未来的这些产业,包括我们现在医疗设备的投资,包括我们对社保的投资,电力的投资,包括医院,在那个时候市场还没有到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当你过好日子的时候,你特别容易忽略这一点,你认为我今天过的不错,而且当大家都欢呼你的时候,你可能忽略了,可能危险马上就要到来了,这样的一种环境,导致了可能你的生命结束是突然间的,而你没有任何的准备。东软因为我们是从大学里面出来的一个企业,我们知道这个逻辑,那么我们也为这种逻辑不断的迭代做好这种准备。

沈阳那个时候不具备的资本市场,人才的环境,加上我们又分析我们有什么,我们有东北大学,我们可以自己造人。东软自己搞了三所大学,我们是私立大学。我觉得教育应该是经济发展的一部分,我们很多的学校,至少要问几个问题。第一个究竟是你帮学生就业了,还是学生帮老师就业了,这件事儿对我们的教育是要认真思考的问题。第二个问题,如果教育是一个公共服务的话,如果他付了钱,你想没想到你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就是一个成绩吗,就是一个毕业证吗。一生中能够有机会做IT,又做教育,又做医疗,我是十分满意。

医疗资源是短缺的,这个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短缺。

中国医疗的几大根据问题,第一个成本高居不下。医疗环境最大的浪费,我认为根本就不是药贵,是第一天看病就看错了。

第二个没有效率,就是没有精准的管理整个医疗的过程。

当医疗资源不能够被大规模的产生,我们用互联网加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比如说一共就那么多医生,要不你在网上排队,要不你在地下排队,所以我们基本的想法是用IT的技术,把好医生的资源放大。

如果把在你最后1公里的医生,他把情况能够准确的传递过来,那我们就构造了一个大的平台,我们有各种各样检测设备,在各个城市构造基础设施,给离病人最近的医生来用。

从卖这个面对面的时间,到卖知识、卖指导。优秀的医生能够充分的从每一天那么繁忙的状态解脱出来,同时他还能看更多人的疾病。

两家公司,一个是医疗设备,一个是叫健康管理的云平台。

基本上我们大部分的钱都会放在,一个是产品的研发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我们基础设施的建设投资,我们现在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建,去年我们建了12个,今年可能20几个,我们把这个基础设施,就是我讲的平台可以让医生共享的平台,看成是长远的。

我们在构造这个平台,使我们的投资在放大。

我现在对健康医疗这个事情十分的热爱,我热爱也跟我的年龄有关系了,我觉得为社会也为了我自己,因为这个大的平台让很多人有钱的、没钱的,都能享受到一个公平的医疗。

我认为投资人会十分的兴奋,因为过去他投一个产业,可能只有几年的周期,突然发现一个周期无限,我说的它周期长,并不意味着它的收益也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它是一面走一面收入,所以你如果投了一个行业,一看这个行业永无止境,他是永远的朝阳产业。

全世界都在讨论大概几个关键字,第一个叫个性化与精准时代的到来,这个到来就使得每个人都有它自己的数据,都有自己的健康档案,而这个方面的技术发展十分迅猛,计算机、NDA的序列检测,免疫力的检测,对你未来的风险评估,这些都是基于大数据的,

未来生产的药,不是一片药给所有的人吃,它有张三的药,李四的药,因为每个人对药分解的能力,吸收的能力就不一样。

大最大的变化是,这是一个这种交互式协同医疗时代的到来,未来看病、健康、养老绝对不仅仅是医生的事儿。

未来在新的这种个性化医疗时代的时候,当每个人知道了自己的情况,每个人知道自己的风险,每个人有了数据,每个人都在握上管理医疗的时候,我相信那就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可能现在有很多的创业者,特别是年轻人,有的人追求财富可能很大,我自己第一个感觉要做你最喜欢做的事情,这个事业没有什么叫做大,什么叫做极限,什么叫做好,拿钱来单纯的衡量一个成就,我觉得你会很累,也会很苦。

你一定把你自己的梦想和这个财富,和你的爱好,和你的追求,如果能融合一起,我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

对话创业者一:宗贵升,三D打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宗贵升:作为一个学生出来创业,包括现在有一些从老师退下来去创业,都会遇到一些看法,面对这些各种各样的议论与看法,当初您是怎么应付的?

刘积仁:那个时候事实上应该是很纠结

那个时候学校叫我总经理,我晚上回去之后我都丢半天人,因为这个睡不着觉,但是我觉得后来想明白了,你是为你自己的梦想而活着,你还是为别人。

一开始的时候,你太想获得大家的掌声,而你可能就会失去你奋斗的目标,而你坚持了你奋斗的目标,如果你走的好,那么未来也会可以获得的,所以我认为爱自己,爱自己的梦想比爱别人更重要。

宗贵升:所以说要有一个坚定明确的目标,冲着这个目标,而不要去管其他的?

刘积仁:是。

宗贵升: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是ICT技术,就是信息与通讯技术,在这一块儿我注意到,东软在制造方面有很多的解决方案,现在还没有比如说像一个系统,是不是一个适当的时候,开始应该有我们自己国家的系统了

刘积仁:它将来会有两个部分,一个是部分是知识制造的信息化系统,我觉得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在过去很卓越,控制把这个成本做的这么低,跟他们在过去20年间,使用了大量的信息技术有很大的关系。

制造业如何跟通讯、跟软件、跟这个IT能够结合起来,提升它的附加价值,而这个方面的空间,我认为还是刚刚开始.比如说如何让家里有家庭护理的机器人,那么这个里面有识别的技术,也有通信的技术,它有辅助的技术,它可能会帮忙老人来报警,这个人工智能,大规模的、大数据和云计算,所以我认为这一定是一个新的开始。德国叫“工业4.0”,中国叫“互联网+”,预示着一个就是我们跨接的融合,技术之间的融合,是一个未来发展的趋势。

对话创业者二:季国苗,浙江绍兴华通色纺有限公司董事长

季国苗:我是搞纺纱、服装的企业,现在不到20年,(工厂)就迁移到东南亚国家去了,那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危机意识,怎么办?我们就是研发一个新材料,花了几年的

间。对我们一个小企业来说,一个材料花5千万块钱,已经是很多了。我怎么来打通最后1公里,怎么把这个产品真实的应用到消费者的手中去。

刘积仁:我觉得当我们谈到互联网加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一个行业,跟互联网之间的连接,都会越来越紧密。像您这个行业,第一个是个性化的定做,您肯定是需要互联网的支持是最好的。

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就是穿戴,如果人家穿了的背心能知道心率,还是披了你的马甲能够定位,那如果你往这个方向来走的时候就叫互联,就是说你所有的这些衣服已经超出了衣服的本身,它跟另外一个目的就结合在一起了,变成了服务式的需求。

未来,也没有什么绝对的高科技行业,很多的高科技行业需要传统的支持,很多传统的行业需要新技术这样一种融合。像我的包里面,都有很

多跟穿戴关的东西,每一天都在穿戴。你看很多做鞋的,都把传感器跟鞋组合在一起,我相信这是一个,各个方面都可以融合的行业。

季国苗: 我怎么来把它宣传好,通过互联网怎么样把它宣传好,我来摆一个擂台,叫全球的平台服装面料商来打我这个擂台

刘积仁:你就可以利用互联网来宣传你的品牌,最后通过PK建立你一个特别正面的形象,祝贺你能够很好的发展

 

延伸阅读:
  • 对话东软集团刘积仁:互联网医疗的核心是放大医疗资源
  • 60岁的刘积仁,别人为什么还要投他37亿
  • 刘积仁:互联网是巨大的就业平台
  • 刘积仁:不要让创新成为导致失败的“病毒”

注:相关网站建设技巧阅读请移步到建站教程频道。

分享到:0


版权所有:北京企商在线数据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0 NETNI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企商在线通过ISO9001国际标准质量体系认证京ISP号 京B2-20060071 京ICP备020429号 京ICP证0414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565号

投诉热线:137-1777-7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