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The Internet

网络文学IP已成票房保证?这只是美丽错觉

发布时间:2015-05-15 18:01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IP影视剧的票房保证?

网络文学IP俨然已成票房保证,人们对这种错觉越来越肯定。

什么是IP?2014年,网络小说版权逐渐演化出IP的概念,成为包括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三个组成部分的知识产权。最早是用于热门小说,多被改编成电视剧、游戏等,如今已渗透进电影行业。

而IP之于电影的魅力在于,过去,我们选择观看哪部电影更多是看导演和演员,现在则只需要一个书名。就像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杨幂、黄晓明,但《何以笙箫默》的书迷一定知道何以琛和赵默笙。

流量经济变粉丝经济

无利不往的BAT 让网络文学IP成香饽饽

IP潮流发端自2008年,2011年蔚然成风,彼时《步步惊心》《甄嬛传》《裸婚时代》等一大批改编作品使市场陡然升温。2012年末2013年初,改编数量飞涨,2014年《古剑奇谭》《风中奇缘》《匆匆那年》火爆荧屏,2015年整个影视行业几乎言必称“IP”。

IP受追捧在于其背后庞大的粉丝基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主流商业模式已从“流量经济”变为“粉丝经济”,粉丝对于IP的热爱要超过产品本身。PC时代人们讲的是渠道、流量,内容是不稳定的,就像姜文的《让子弹飞》可以好评如潮,而《一步之遥》却吐槽无数。但IP使“内容为王”得以实现,IP甚至被认为是内容反抗渠道霸权的秘密武器。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影视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甚至BAT,都希望通过IP化留住用户注意力。目前BAT已全部入局,腾讯文学、百度文学、阿里文学相继成立,虽各有侧重,但目的都在于围绕IP打通文学、游戏、影视等泛娱乐产业链。

腾讯文学率先提出了“泛娱乐”的战略,IP是该战略核心,其整合了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等原创平台,此前全盘收购盛大文学,也是看中了其丰厚的网络文学IP,比如《步步惊心》、《裸婚时代》、《鬼吹灯》等著名作品。

去年年底,百度文学成立,其对纵横中文网、熊猫看书、百度书城等网络文学品牌和内容进行整合,通过百度贴吧、百度游戏、百度音乐、百度视频等资源对原创网络文学进行推广、版权授权。

相比腾讯与百度,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表示,阿里文学没有旧原创网站模式的历史包袱,不强调绝对控制版权,提倡版权共享。据悉,阿里文学已经和天下书盟、微博有书等达成了培育顶级文学IP的合作关系。

在“IP争夺战”中,BAT已然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目前来看,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组成的阅文集团集二者版权之优势,实力最强;百度文学自宣布成立以来则一直反响平平;阿里文学在版权上还无法与阅文集团抗衡,但依靠阿里影业、光线传媒、华谊兄弟、手机网游联运平台九游等丰富的IP衍生渠道,反超腾讯也不无可能。

日前,掌阅科技也成立掌阅文学,并宣布投资10亿元做原创,则无疑使这个市场更热闹。

IP将成主要收入来源

《甄嬛传》改编版权30万元 电视剧一集300万元

当初《甄嬛传》的改编版权只卖了30万元,但电视剧《甄嬛传》卖给电视台,一集的价格就是300万元,整部电视剧卖给乐视的独家网络版权是2000万元,翻了67倍。磨铁图书CEO沈浩波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据前景广告数据统计,目前网络小说和游戏改编剧已占据市场剧目的近50%。而伴随着改编热,热门小说的版权价格也水涨船高,2013年下半年,一部热门网络小说的版权价格约100万元,而现在普遍涨至200-500万元不等,一些点击率极高的网络小说甚至能卖到千万元,与过去相比翻了数十倍。

“现在IP的价值就像十多年前的房地产,是刚需。”互联网+电影观察人士张志远直言,“IP版权涨价只是刚刚开始,以后还会越来越高。”

过去,网络文学盈利主要靠付费阅读,但互联网的免费思维使得很多用户都不买账,最后的结果就是盗版泛滥。那么问题来了,网络文学IP运营会成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吗?

易观分析师薛永锋告诉TechWeb,“IP热也是最近两年才有的,现在来看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但要说最主要的来源目前还没有看到哪家实现了。”

“只能说IP会成为增长最快的收入来源,但短期内还不会成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因为量还是太小了。现在的改编剧还是零星的,不是全面爆发,跟美国、日本的IP运营相比仍有很大差距。”艾瑞咨询高级研究经理郭成杰向TechWeb表示。

而掌阅科技CEO成湘均则直接否定了这种假设。他指出,“现在确实存在这种现象:一些文学网站号称有一千万部作品,其中一两部衍生成游戏或电影带来的收入就已超过所有文学作品的销售收入,但这同时也意味着99%的创作者无法带来很好的回报,毕竟绝大部分的作品是不会被改编成影视剧或游戏的。”

成湘均认为,如果把文学作品的变现模式专注在IP运营一点上,会丧失创作的土壤,打击创作积极性。当下,文学网站更应该做的是让文学作品本身的销售收入能动起来,打击盗版,这样才可以让更多作者安心积极创作,才会产出更多精品IP。

拥有IP等于胜利在即?

其实本末倒置了,用IP弥补产品不足行不通

在目前快餐化的影视剧消费市场上,很少有人愿意花3-5年甚至更长时间去创作一个剧本,时间成本太大。要扩大生产,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从其他领域大量寻找原材料。

于是囤积版权成为业内的普遍现象,现在大型影视公司手中往往都有几十个改编版权。但抢购的多,拍出来的少,有些诸如穿越、盗墓等题材的网络文学IP还面临着政策限制的风险。尽管如此,IP市场升值的可能性还是让许多影视公司趋之若鹜。

编剧、监制张家鲁(代表作品《狄仁杰》、《寻龙诀》)就曾表示,现在的电影圈太浮躁,不好好拍片只想囤积IP赚快钱。

但问题是,拥有粉丝经济打下的群众基础,以及原创IP的高认知度,就一定能带来高票房、高收益吗?

成湘均向TechWeb表示,这种做法其实是本末倒置了。好的IP依托于好的作品,好作品的衍生价值依托于后期的制作、发行、运营等整个链条。这些链条中,团队所需要具备的能力差别很大,而现在人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获取IP上了。

有些创作团队恨不得一个月就包装出一个文学作品,然后把版权卖给影视、游戏等制作公司,这些制作公司恨不得一个月就把游戏做出来,把电影拍出来,然后卖给发行公司,这样形成了快餐似的IP经营,即使是好IP也容易被毁掉,更何况拿到的IP本身也是个快餐呢?

众所周知,IP都是原创来的,但有品牌的IP需要时间打磨。《三体》从1999年就开始创作,到去年才真正在公众范围和电影届火起来,《寻龙诀》和《何以笙箫默》这类作品的沉淀时间也都长达十年之久。文学的性质决定了不会每年都有大量优质IP出现,而按照目前的情形,优质IP或许还不能满足影视公司的抢购速度就枯竭了。

成湘均反复强调的一点是,经营IP一定要有精品意识,能有衍生价值的文学作品本身要是精品,制作、发行、运营等环节同样需要极致心态做好产品。IP的作用只是帮助好产品变得更有价值,绝对不能把一个三流的游戏和电影,变成一流的票房和收入,即使有也是个例。如果都指望通过强IP弥补产品的不足,那这条路肯定行不通。

而对于版权拥有方来说,现在一些文学公司将IP卖了之后就不管了,至于IP以后怎么改,要做成什么样的东西,都不管,这种做法其实对IP品牌也是一种伤害。

一个好的IP可能会影响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比如米老鼠、Hello Kitty、多啦A梦。具体到影视剧改编,薛永锋认为,在内容创生上要有所把控,找一个靠谱的合作伙伴。成湘均希望走的合作模式是不要让制作和发行公司承担巨大的版权费压力,而是把版权费投入到制作成本中来,打造精品的影视和游戏,最终回报共享。

分享到:0


版权所有:北京企商在线数据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0 NETNI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企商在线通过ISO9001国际标准质量体系认证京ISP号 京B2-20060071 京ICP备020429号 京ICP证0414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565号

投诉热线:137-1777-7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