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The Internet

专车平台补贴减少 司机不满萌生去意

发布时间:2015-08-07 14:20

昔日坐看出租车司机抗议,笑而不语;如今自己面对补贴大减不满增多,萌生去意。

昔日坐看出租车司机抗议,笑而不语;如今自己面对补贴大减不满增多,萌生去意。

新华网北京8月7日电(记者 叶苏浔)“这应该是我最后一周干专车司机了。”王师傅对新华网记者说。28岁的王师傅,开着一辆宝马5系,他的身份是北京某平台专车司机。“之所以当专车司机而不是出租司机,就是为了不愿过得太辛苦。”

收入骤减 专车司机现离职潮

王师傅是最早一批加入专车队伍的司机,他表示当年选这行很大程度是被那句广告词给“忽悠”的——“每天睡到自然醒,月入过万不是梦”。“其实最开始确实是这样的,毕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嘛,那会确实不少赚。”王师傅笑着说。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刚入行的时候,专车司机的基本工资为1600元/月,洗车费225元/月,无服务投诉、无交通违章的司机还有1000元/月的绩效奖金;专车平台与司机四六分成,班费(俗称“份子钱”)由平台从分成中直接扣,无需司机额外支付。“生意好的时候,行内月薪确实有一万二,最高的还有一万五。”他说。

然而,最近这一切似乎都被打乱了。如今,王师傅一天不得不没有间断的工作14个小时,中间有45分钟可以被允许关掉手机吃个饭或者休息一下。每工作4天,他可以获得两天的休息时间。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补贴减少了。

记者通过和部分专车司机沟通中发现,在专车平台对司机补贴持续下降,导致司机收入一落千丈的这两个月里,“洗手不干”的专车司机不在少数。

现今,合并后占中国专车市场份额高达78.3%的滴滴快的,决定对租赁公司的自营车辆司机施以更严苛的考核方案。杭州的一号、滴滴专车3名受访的离职司机表示,受此影响,今年以来,月收入有了3000到1000元不等的下降。

“补贴减少,赚钱变少这种感觉我在6月初就感受到了。”王师傅说。他给记者细细解释道:滴滴最初推出时,对车主实行早晚高峰5倍奖励,上限50元,司机只要跑10单短途,即可领到500元;6月中旬,奖励政策改为早晚高峰两倍,其余时段1.2倍;7月底则分别是1.5倍和没有奖励。而且目前奖励所需具备的条件更多:奖励只限工作日;限司机累计星级4.7以上;要求前一天的指派完成率达到50%及以上并且指派订单至少完成1单等。与此同时,在不含奖励的车费收入中,平台抽水20%劳务管理费,租赁公司抽1.77%,同时每单有0.5元保险费。

对此,王师傅颇有微词:“现在经常每天开车十二三个小时,但每月实际收入已缩水到六七千元。这个数字,跟刚入行那会儿比,简直差远了去了!”与滴滴专车平台一样,Uber的补贴近期也有所下降。但是并非所有专车司机的收入都大幅下降。

据记者了解,专车司机这行是典型的“多劳多得”型职业。现在收入还能保持过万的司机仍有不少,但付出的辛劳也让人咋舌。

另一位专车司机叶师傅就是这样一位”过万户“,他对记者表示,为了要供女儿读书,自己不得不多干点儿。”我觉得这样很公平,多劳多得嘛。我现在每天早上6点准时出门拉活儿,晚上经常9点多才回家,一个月也还能保证赚一万出头“叶师傅说。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滴滴快的合并之前,滴滴更注重成本和效率,快的更注重保证司机的服务质量。合并后,没有了平台之间的内耗,压缩运营成本成为首要策略,而由于用工成本占到平台运营成本至少四至五成,自然首当其冲。

 转行“外围车” 被贴非法运营标签

当记者问及王师傅,辞职不干之后有什么打算,王师傅在回答时,语言有些犹豫。“打算先找个工作,再去试试‘外围车’吧,但还没有想好。”

与自营车辆不同,处于灰色地带的私家车在租赁公司的“挂靠车”,以及纯粹的私家车如一号快车、滴滴拼车、人民优步,统称“外围车”。在自营车辆之外,私家车加盟专车免收“份子钱”和押金,收入还能有八二分成;部分私家车的专车驾驶员白天在单位上班、早晚高峰出来做兼职司机挣外快,相当于同时领两份薪水。

王师傅向记者透露,目前身边很多哥们儿都去干“外围车”了,现在私家车的数量在专车队伍里,是自营车的好几倍。

然而,面对日益严峻的专车治理环境,“外围车”司机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

2015年4月,广州市工商局、交委、公安局“突袭”Uber广州分公司,查扣上千台iPhone手机。1月,上海市交委执法总队查扣滴滴专车私家车,并要求滴滴公司上海地区负责人前来领取罚单。7月,北京市运输管理局、执法总队、发改委、工商局等8部门约谈滴滴快的、优步等专车平台,并指出专车平台利用私家车、租赁车辆从事运营服务涉嫌非法运营、逃漏税、违规发垃圾短信、垃圾广告等4大“罪状”。8月神州专车的负责人也被约谈。

以上种种,都让这些专车司机承受着“非法营运”的风险,他们的工作车辆更是被贴上了“黑车”的标签。

“不是不想做得更规范。”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快的公司的一号专车刚推出时,全部车辆都是租赁公司的正规车辆。但是其他专车平台大量采用社会车辆挂靠租赁公司,甚至直接使用社会车辆,政府并没有进行有力的干预。这就导致,谁的胆子更大,谁扩张更快。

“在这种形势下,快的、滴滴如果不根据市场情况做出变化,就只能等死。”上述知情人士给执法部门提出两点建议,一是明确专车查扣的执法标准,并严格落实;二是尽快出台专车服务标准,并限定专车的最低车费标准。

分享到:0


版权所有:北京企商在线数据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0 NETNI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企商在线通过ISO9001国际标准质量体系认证京ISP号 京B2-20060071 京ICP备020429号 京ICP证0414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565号

投诉热线:137-1777-7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