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The Internet

【谁在创业】玲珑沙龙:把这个时代的林徽因们,装进社交APP?

发布时间:2015-07-02 12:14

女性、社交,两个分别已经被开发得透透的关键词,还能结合出什么移动新产品?于困困和她的玲珑沙龙给出的答案是,给这个时代的林徽因们提供一个客厅。

林徽因们都谁?不妨去看看上线一周里,在推荐和使用这个产品的女性大V都是谁:不加V、庄雅婷、殳俏、覃里雯、春树、蒋方舟……同时,还少不了男性知识精英的捧场:罗永浩、李海鹏、姬十三……

在客厅里干什么?它把自我意识强烈的知识女性们的表达诉求归纳成三种:“尽情问我”、“一起聊聊”、“不服来辩”,这正是沙龙的三种经典场景的移动化。

嗯,玲珑想从互联网用户里摘出一群时髦有趣三观正的女青年,给她们提供一个交流女性话题的社区。2014年底,于困困辞任纽约时报中文网副总编,告别了从业12年的文化传媒圈,揣着IDG和华创资本的天使投资,组队开始做这个聚合高端女性趣味的移动社区。

“玲珑和知乎、百度知道、BBS等产品本质上都在做同一件事:根据使用场景和人群的不同,重新组织人、信息和群组。”于困困说,她的商业逻辑是这样的:

目标用户存在,规模还不小。在中国一二三线城市中,存在将近6000万受过良好教育、有鲜明自我意识的22-32岁的雅痞女青年。“雅痞”二字概括的是她们的社交特征和生活方式特征:雅代表了有点智趣,不喜欢鸡汤和垃圾,要脸;痞则指向有个性、自我比较强、对世界充满好奇和进取心。

需求立得住。女青年们的需求共性是:参考别人的学识、情感、消费体验,或炫耀它们,或变现它们

更基本的,是满足“炫耀”这个需求。“炫耀作为一个社会学概念,是带有阶层性的,低阶层向高阶层炫耀?那场面恐怕是有点荒诞的;高阶层向低阶层炫耀,哎呀,你装逼吧,大概会遭遇网络暴力。所以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相似的人互相分享、交流、互动,是良善氛围的基础。”

与既有的社交产品差异化。12年的文化媒体人经验让于困困发现,既有的社区产品对这个“雅痞女性”人群来说,要么不够垂直,要么太低端。而最主流的微信群虽然形态上最像在线沙龙,但封闭、无序、噪音过大、信息无法沉淀。

盈利模式。站内交易、电商化的小尝试在创始团队的预期当中,线下沙龙的活动计划也可能成为盈利来源的雏形。

听上去很完整、优质的一个女儿国。继而让虎嗅好奇的是,如何解决“炫耀”的根本动力问题。困困说,玲珑的初衷虽然是聚合高端女性趣味,但在产品设计上是有面向男性的“舞台暗示”的。她本人听到不止一个男性用户反馈说,“我一听说就马上下了一个,想看看这群女人在想些什么。”

毕竟,林徽因们也是需要徐志摩、沈从文、费正清的。怎么平衡她们的独立意识和舞台感?虎嗅认为这是玲珑这个实验场最有趣最值得期待的地方。

以下是在玲珑APP里完成的对于困困的采访。非常具有玲珑气质的一个细节是,每个问题都被社区内的不知名用户点了一个“呵呵”。

虎嗅:困老师,玲珑历时大半年终于上线,有什么最想唏嘘的话、最想骂的人嘛?

困困:谢问~最唏嘘的一句话:“我发现一个bug……"。这句话不仅我听了一哆嗦,产品经理听了也一哆嗦。

最想骂的人:我自己吧。玲珑团队从2015年1月组建,到现在半年多,这半年我把过去十年的脾气都发了,骂人话都说尽了。发完脾气又很沮丧,责怪自己,觉得情绪管理没做好。所以这个时刻最想骂自己。另外我们公司PR说了,初创公司不能骂别人。

虎嗅:玲珑像一个主人被高亮了的bbs?给完整说一下玲珑的产品逻辑呗。

困困:玲珑沙龙App公测才半个星期,已经出现了好几种说法:女版知乎、高逼格百度知道……如果你觉得它是一个沙龙主人高亮的BBS也完全没问题。因为玲珑和上述几种本质上都在做同一件事:根据使用场景和人群的不同,重新组织人、信息和群组。

玲珑沙龙App的产品逻辑牢牢围绕“在线沙龙”这个形态——希望在公众的问答形态和私密的群组讨论中找平衡。在玲珑中,发起沙龙被情境化了,分为:“尽情问我”、“一起聊聊”、“不服来辩”三种。“尽情问我” 是“一对多”的观点输出,以达人为沙龙主人,又通过提问再现线下最为活跃的 Q&A 环节;“一起聊聊”是“多对多”的群组讨论,对于某一个话题各抒己见;“不服来辩”则更多的会成为“一对一”或“一对多”的观点交锋。

在这几种沙龙形态中,沙龙主人具有折叠等权限;沙龙嘉宾可以通过赞和呵呵决定排序。这种形态解决了微信生态中做“在线沙龙“的封闭性、无序、信息噪音过大、信息无法沉淀等问题。玲珑沙龙的产品逻辑更深层次来讲,是一种C2C吧,目前是信息的生产者与信息消费者直接沟通交流,之后随着产品形态的丰富,还可能是商品供应者与消费者、服务咨询的供应者与消费者之间的沟通。

目前玲珑沙龙有比较强的媒体性,除了话题与热点相关之外,也具有众包产生内容和信息沉淀价值,希望在短期内这里成为一个雅痞女青年兴趣爱好的资料库,之后会逐渐会成为一个围绕这群目标用户的各种服务的入口。

虎嗅:你说玲珑的目标用户是女性雅痞,你怎么预测这个用户群的规模?这群用户的典型代表是谁,点几个名字?

困困:“玲珑沙龙”的目标用户是一二三线城市中22-32岁左右的女青年,她们大学刚毕业,又没有进入职业和家庭的稳定期,是女性阶层流动性、社交丰富性最强的一段时间,也可以说是“黄金十年”,她们的需求大体分为:秀外、慧中、感情方向明确,玲珑沙龙就是牢牢满足她们在获得时尚生活消费指南、获取文娱信息、互相倾诉和解答情感困惑的需求。

雅痞女青年只是一个有点社会学意味和传播学意味的称谓,谈论的是目标用户的一些社交特征和生活方式特征。雅痞中有雅的成分:首先是有点智趣,不喜欢鸡汤和垃圾,要脸;有痞的意思,有个性、自我比较强、对世界充满好奇和进取心。如果非要让我列几个名字?波兰诗人辛波丝卡算一个,中国1930年代女明星殷明珠也算一个,但她们都是金字塔顶端的明珠,是仰视的偶像,目前玲珑沙龙社区里的各种女青年是更触手可及的“雅痞女青年”,她们能赏诗书,下得了红尘,好多有过人的兴趣爱好,非常棒。

虎嗅:社交惯性里的作女们都是作给男人看、作给对手看,如果专门被圈成一圈,她们作的动力哪来呢?

困困:“作”这个词还真是有点周折。一开始我们做用户调查,好多有个性的姑娘们说好棒我就是作;另一些却非常反感,作什么作,作死啊。网络流行语的弊端就是这样——涵义模糊,变化莫测,随时会被污名化或过时。所以我们就把“作”当成用户个性中的小小一部分了。

但是“作”里有炫耀和乐于分享的意味。一个社区没有炫耀性那大概也无法运转。但是炫耀作为一个社会学概念,是带有阶层性的,低阶层向高阶层炫耀?那场面恐怕是有点荒诞的;高阶层向低阶层炫耀,哎呀,你装逼吧,大概会遭遇网络暴力。所以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相似的人互相分享、交流、互动,是良善氛围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玲珑还是希望用“用户垂直”的方式让相对可以理解对方的人聚集在一起。 但是产品设计上,这个社区从来没有拒绝男性;也对待非注册用户是极度开放的——可以无障碍浏览,还可以转发到社交网络。所以,如果这个问题里还隐藏着“舞台感”的意思,那这个舞台就在这里,观众也从没被关在门外。

虎嗅:盈利模式怎么闹?

困困:玲珑沙龙App目前所有的核心都是围绕用户体验和社区氛围,如何让有趣时髦的女孩在这里更好地分享和交流文娱、时尚生活和情感信息。过程中,如果出现站内交易、电商化的小尝试,也都是非常自然的——因为这些功能都是从提高用户体验和激励用户角度出发。而在在线沙龙之外,还有线下沙龙的活动计划。未来这些部分会是商业模式的雏形。

虎嗅:融资怎么闹?

困困:玲珑沙龙创立之处就拿到了IDG和华创资本的天使投资,他们到底看中玲珑沙龙什么价值,我猜,一是最初有点投人的意思,因为我融资的时候没有产品也没有团队;另一个是玲珑沙龙高效的优质内容生产和聚合机制;最后还有用户价值以及商业前景吧。 现在正在准备融一下轮了。

虎嗅:玲珑现在最缺什么?

困困:就是缺人! 玲珑沙龙App上线后,用户增速略超预期,也让产品研发和运营都面临了特别大的挑战,团队各个门类都要扩充,所以借助虎嗅广播招聘一下:产品经理、测试、UI设计师、前端、后端、iOS和安卓,以及各种运营,觉得我们有意思的赶紧来。

分享到:0


版权所有:北京企商在线数据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0 NETNI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企商在线通过ISO9001国际标准质量体系认证京ISP号 京B2-20060071 京ICP备020429号 京ICP证0414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565号

投诉热线:137-1777-7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