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focus

揭秘运营商的隐形垄断:庞大网间结算费致网费畸高

Released on:2015-04-28 16:31

4月中旬,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国家总理李克强提出了对国内当下网费贵、网速慢、信息基础设施落后等通信现状的不满意,敦促要研究如何把网费降下来。工信部则表态,将加大今年宽带专项行动中“加快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等重点工作的推进力度。

 

事实上,中国网速的问题早已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业界就此已探讨多年。根据网络民调显示,多数消费者对于网速及网价的体验并不满意。

 

虽然运营商也有自己的苦衷,宽带价格高、速度慢是因为固网基础设施建设成本大、投资周期长等。

 

不过,经时代周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虽然宽带的瓶颈有上述原因,但是更主要的是,电信运营商之间存在大量复杂的利益博弈关系,尤其是用户庞大的网间结算费,导致了竞争不充分,宽带价格居高不下。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三家运营商的博弈正处于平衡状态,要提高宽带速度、降低价格,只能固网、移动等多张网络一起降。”

 

用网之痛

 

今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曾就对“网速”问题作出相似的表态。他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的经济、农业界联组讨论时表示,自己到访一些国家时发现,“有些发展中国家的网速都比北京快”。

 

目前,我国行业监管部门在推进固网宽带发展和移动通信发展上,与发达国家仍有明显差距,与韩国、日本等领先国家差距更为明显。

 

根据国际电信联盟发布的信息通信技术指数报告显示,韩国连续五年夺得第一的位置,中国在2010年排名79名,2011年和2012年排名78名,最近几年甚至排到80名开外。

 

事实上,国内除了有电信、移动、联通三大运营商,也有长城宽带、歌华有线(30.24,-1.800,-5.62%)等中小运营商,两年前,长城宽带被民营电信运营商鹏博士(30.37,-1.490,-4.68%)全资收入囊中,2014年贡献了4.1亿元的净利润。

 

在政策的影响下,目前主流宽带运营商联通和电信均已表态提速加降价,很多优惠都是通过家庭礼包体现的,有的甚至是赠送百兆光纤。这样看来,我国宽带费用似乎真的不算贵也不算慢。那为何国内网民普遍对上网的感受都直指网速太慢而收费偏高这一槽点呢?

 

“过路”之殇

 

实际上,宽带网络需要经过核心网、骨干网(城市中)、接入网(从楼下到家里),才能到用户终端。

 

这其中,基础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10.56,0.570,5.71%)掌握了全国大部分核心网络和骨干网络。二级运营商核心网络需要从基础运营商批发。

 

“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微博]相当于三个大省份,而长城宽带、鹏博士(30.37,-1.490,-4.68%)是几个小小省份,当数据通过骨干网,去访问三大运营商的地盘(服务器)时,那些中小省份就要向三大运营商缴过路费。”深圳战国策咨询机构首席分析师杨群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中国通信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一位曾多次参与广东地区骨干网建设的陈姓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谈到,像长城宽带这样的运营商,在省际、城际之间,一般都是通过租链路向三大运营商买宽带流量的。

 

在相同城市的不同区域之间,则是通过租用运营商的电缆等物理通道。资费上,一芯光缆每公里包月大概为70元,走多少流量自己决定。网络有底层和上层之分,越底层越可能运用更大的容量,越上层则越受限制。如果在同一个区域内,不少中小运营商则实现并利用了自己的自建网络。

 

联通深圳分公司一名林姓高层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第三方运营商都需要向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租用宽带资源,且皆受限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

 

他透露,“价格方面,长城这样的中小运营商,向三大运营商购买宽带,1兆的每月独享带宽成本价为150-200元,10兆的则是1500-2000元。”

 

第三方都是租用大带宽然后再对客户进行转租的,不过,这些第三方运营方转租的价格相对较低,主要原因是‘偷带宽’,宣传上承诺百兆,可能开通的只有50M,甚至20M,然后一检测到拥塞再动态调大带宽,所以虽然便宜,但性能并不稳定。所谓的‘偷宽带’问题,也让市面上中小运营商的口碑并不是那么良好。

 

“运营商之间有个互联互通的问题,接口带宽定死就那么宽,中国联通宽带用户访问接中国电信网络的服务器内容,需要通过运营商间的带宽接口,所以跨网会非常慢。”林姓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解释。

 

“中国电信的地盘最大,大部分服务器都放在它那里,所以长城等中小运营商,甚至包括中国联通、中国移动每年都要向其缴纳大量的过路费。”杨群指出。

 

“一般类似腾讯、网易等这种网站,要让联通、电信用户都能快速访问,都需要各自有一套服务器或镜像连接两家运营商的带宽,大型公司一般的做法是通过第三方服务器托管商(IDC)托管服务器,访问网络问题由托管商解决,叫双线访问,甚至有的是3线、4线,包括教育网、铁通等企业,成本自然非常高。”林姓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利益博弈

 

李克强总理对宽带和资费的表态出来以后,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三大运营商的总公司,中国电信表示,坚决支持工信部的各项政策,而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10.53,0.540,5.41%)则暂时没有回应。

 

在外界看来,网费资费的降低与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息息相关。此前,中兴通讯(28.16,-0.970,-3.33%)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侯为贵也曾提出了相关的问题。他分析道,当前中国互联网+流量的“指数式”增长,对通信基础设施不断提出挑战,需要进一步加大建设力度。

 

“贵的原因没有其他,就是运营商市场竞争不充分。当前,我国互联网接入市场大部分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瓜分,两者分别在中国南方和北方享受部分垄断优势,中国宽带产业一定程度上仍然处于行政垄断的处境,缺乏必要的市场竞争。尤其是中国电信,拥有最多最好的固网资源,占据着宽带流量的大部分出口。”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过路费’主要就是由运营商定的基准价,由于中国电信是大头,所以基本上由中国电信掌握最大的话语权。”张毅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谈到,三大运营商之间利益瓜葛一直处于博弈之中,电信宽带占优势,但是中国移动却在移动网络中占优势,中国电信的电话用户打中国移动的手机,也要交网间结算费用,固网、移动网络的网间结算费用目前处于一个均衡的状态,如果单纯降低固网宽带的结算费用,中国电信肯定不乐意,网间结算费用只有固网、宽带、移动等多张网络之间同步、平衡进行才有可能。

 

“因此,短期内,只要游戏规则没有变,资费就不可能有本质上的下调。”张毅表示。

 

当前,我国互联网接入市场大部分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瓜分,两者分别在中国南方和北方享受部分垄断优势,中国宽带产业一定程度上仍然处于行政垄断的处境,缺乏必要的市场竞争。

 

不过,通信业专家项立刚[微博]则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实际上目前运营商的竞争已经相当激烈了,运营商对价格无法一降再降,一方面因为成本就摆在那里;另一方面,因为在目前的通信基础设施及技术条件下,如果价格与速度没有平衡好,用户一时间大量集中上网,网络很容易会崩溃掉。同时,只有加大投资,采用新技术,才能从本质上促进通信行业的发展。但实际情况是政府方面投资力度不够,运营商承担的压力自然也很大”。

 

对于网间结算等收费等问题,工信部通讯师一位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表示,“按照国务院新的统一部署,包括固定和移动的本地、长途、漫游语音,短消息,数据业务等所有电信业务资费价格将统一遵循市场价格规律,此前电信资费制定有两类,自由定价和上限管制,因此会取消对通信资费上限管制。其实,执行上限管制的资费项目早已很少。同时允许电信企业按照市场原则自主制定电信业务资费方案,以为其在市场竞争中提高自主竞争能力。”

 

发改委价格司一位相关负责人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几大电信运营企业经营状况极不平衡,进一步降低资费受到一定制约。因为电信资费调整,要兼顾消费者利益和电信事业发展的需要,随着三网融合的实现,以及基建投入等大幅增加成本的问题的解决,下一步降低资费的问题全都在于成本的核算,但是最新的成本核算,发改委和工信部正组织包括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等单位共同核算当中。

分享到:0

版权所有:北京企商在线数据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0 NETNI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企商在线通过ISO9001国际标准质量体系认证京ISP号 京B2-20060071 京ICP备020429号 京ICP证0414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565号

投诉热线:137-1777-7871